JoAFMML

楼诚/德奥音乐剧/巍澜
一个小号 四处爬墙

被lof无情限流?虽然以前的阅读量是一直积累的但是一开始发也不会这么少……自己真的很喜欢这篇呀……难道是暴露了喝酒本质……?
没有看到的要不要戳一下|ω・)
【巍澜】今生与你01 Federweisser
既然都手动广告了目录了解一下?|ω・)
目录

【巍澜】今生与你01 Federweisser


Federweisser,译作羽毛白(葡萄酒),每年九到十月的时令酒,因漂浮着白色葡萄糖絮状物得名,售卖时为了继续发酵瓶盖不可拧紧,故最好尽快饮用,有浓郁的葡萄甜香气,酒精浓度十度左右。
—————————————————————
赵云澜不算嗜酒,但是骨子里的骚包(文艺)气质让他还有点故事与酒的情结,加上常年混迹官商阶层,能喝又会喝,酒桌上总是无懈可击,一副不羁又深情的模样,不仅骗到不少姐夫,桃花也砸下来不少。
得管。
沈巍要约法三章。

沈巍不让赵云澜多喝酒,赵处长这一年天上地下的折腾,加上常年胃病,确实不适合再胡吃海塞了,然而赵云澜把这条禁令当作沈巍不能喝酒的证据,分明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

喝完了今年最后一口时令酒
Federweißer
一年只有两个月能喝到的酒
不赶快喝味道会散
好像在这个阴沉的下午突然对这个国家有一种奇妙的感觉,刚刚调了冬令时,进入冬天,夜会变得很长,树叶早就落了满地
也知道自己真的远在异国他乡
不知道明年的这时候在哪里,只希望Federweißer永远都是甜甜的,喝下去暖暖的
#五行缺酒

【巍澜】Honeymoon


〈壹〉
赵云澜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假期,拉着沈巍请了假,在一起的时间跨越了一万年的两个人,终于要去过一个真正意义上的Honeymoon。

〈贰〉
赵云澜恨不得找上世界上最长的一条航线,再经历转机,下了飞机又找了辆车,冲着落日的方向一路飞驰。赵云澜的外语学的十分稀松,蹩脚的口音报出一个地名,竟是沈巍也没有听过的地方,坐在副驾的沈老师拿出一大张地图抖了抖,在一堆陌生的地名里,才挑出这个丝毫不起眼的地地方,四周还十分的空旷,也纳罕起赵云澜为什么要挑这里
没有为什么,随性如赵云澜,就是在地图上随手指了一处。

赵云澜一边哼着歌一边跟着导航在高速上低空飞行,沈巍偏着头看着窗外飞速略过的风景,一望无际的平原,偶...

大概是在国内的最后一次叨叨叨
很快飞机就要起飞了
昨天真的真的特别谢谢你们的留言,太感动了不知道该怎么一个个回复,你们给了我太多温暖和鼓励,这一路走来,(包括之前一年漫长的准备阶段),大多数时候都是忍着,昨天看到你们的话突然就哭了
其实每个人想要好好的走一条路都很难,但那是人生的必经之路,无论黑暗还是荆棘,只能拼命去走
爱上一些事情,大概就是想从他们身上学到勇气和坚持
所以勇敢的去走吧,因为我们活着的世界,有我们深爱的事情

还有点没有猫毛的废话

一地猫毛的日常 这个系列暂时结束啦,三十六也是个很不错的数字不是吗
最后两篇之所以这样设定,一是生活终将归于平淡琐碎,但爱是无言的,充斥在平静的生活里,二是当我们孤身一人的时候,也请记得,终有一个人在思念关心你,愿我们跨越孤独和人海,走向归宿。

关于这一系列文章,实在是收到了出乎意料的喜爱和鼓励,真诚的感谢大家,不求热度和关注,但是每一条评论,于我都是超乎文章价值的交换与真心,自认为文笔一般,也写不出宏大的篇章,一点点琐碎的日常,希望能给你们温暖。
不过因为出国学习的关系,现在要暂时结束了。

这个夏天,镇魂和你们给了我几乎充满整个生活的快乐和信念,恰好自己也即将去到了理想的地方继续读书,开始一...

【巍澜】一地猫毛的日常36 白开水


上一篇→35 白米饭,大概有一些伏笔,剧情对称
——————————————————————
沈巍起床的时候觉得家里有些过分安静了,而且似乎哪里漏水一样传来嘀嗒嘀嗒的声音,沈巍披衣下床,在家里找了许久,才发现是客厅角落的小木桌上摆着一个小钟
嘀嗒嘀嗒
差一刻六点。

沈巍的早上比起赵云澜“台风过境”般的洗漱要从容温和的多,面包更爱常温松软的,于是直接端上桌,牛奶在微波炉里加热,自己转身去洗了个凉水澡,带着一点水汽半干的头发,落座十分钟吃完早餐,打了个平整的温莎结,拎上公文包,出了家门。

龙城大学依旧是喧喧嚷嚷的,沈老师今天三节课,上午第一二节是工程三班,下午五六节是工程四班,七八节是学校开放的公

【巍澜】一地猫毛的日常35 白米饭


赵云澜迷迷瞪瞪的起了床,顶着一头鸟窝似的发型,揉着眼睛光着脚往卫生间走去,没有早安吻,也没有人提醒他穿上拖鞋。
沈巍不在家。

不过漱口杯已经摆好了,牙刷上挤好了牙膏架在杯子上,赵云澜又晃晃悠悠走到厨房,两片吐司已经放在烤面包机里了,边上是摆好的盘子和果酱,牛奶倒好了放在微波炉里,为的是不让他喝冰牛奶,煎蛋这种可能使厨房爆炸的事情一定不会让赵云澜做的,所以冰箱上贴着一张便签,提醒他夹面包的火腿和生菜在保鲜盒里。
餐桌上的花瓶里插着一只小雏菊,花瓣上的水滴在微微发亮。

洗衣机已经设定好了程序,赵云澜把昨天的脏衣服一股脑儿扔了进去,按下启动,再晃悠回厨房,把刚刚的脏碟子洗了。
赵云澜开始琢磨起午饭。
家...

签证下来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喊的有点脑缺氧我去看会儿居老师北老师
【就是没有更新的意思【但是在写草稿【就一点点
还有一周就要走了……要离两位哥哥很远很远了……还有你们……

哈哈哈哈嘎嘎嘎嘎亲家之间的狗血剧战争
吵的不专业多多包涵,以后争取吵的更好【不是🌚

不知秋:

和亲家(?)@JoAFMML 聊脑洞
她是巍巍亲妈,我是澜澜亲妈,她有个脑洞要虐小澜孩儿,那我能同意吗?一言不合开撕就是这么简单🌚

注意:巍澜衍生提及
左边巍巍娘家人,右边小澜孩儿娘家人

P4是开撕前的铺垫【不是】

© JoAFMML | Powered by LOFTER